• 滾動新聞:多政策為企業“松綁” 破解企業降杠桿難題 福州7月1日起實行新規
    當前位置: 邵武新聞網>人文邵武> > 正文

    “我和邵武共成長”——中山路的記憶

    2019-08-28 10:47:05 來源:   責任編輯:   

    □張著偶


    俗話說:“銅延平,鐵邵武”。盡管延平三面環水,一面靠山,牢不可破,但是,遠不如固若金湯的邵武城。當時邵武是府,建成墻的規格也更高。因此,邵武的城墻建得又高又寬,墻體里外是用巨大的花崗巖砌成的,城墻有曲折變化,北面緊靠富屯溪。在古代用刀槍怎能攻破這樣牢固的城池呢!所以說鐵邵武是形容的恰如其分。

    當時城墻范圍很大,官府、百姓都在城內。后來商業不斷發展,由于當時沒有汽車、火車,主要靠小木船,上溯光澤,下往南平、福州。船要靠岸,不能靠墻,城外以東有一塊很長的地方,它的北面許多碼頭就應運而生了。邵武的大米、紙張、毛竹、筍干、木頭等土地特產,源源不斷運往南平、福州等地;而百貨、布匹、海產品、桂圓、荔枝等,不斷運來邵武,都得靠船來往運輸,都在城外這塊地方買賣交換,自由市場發達。城里的百姓必然來城外購買物品,甚至不少居民移居城外做生意。這樣,東門外人越來越多,越來越繁華熱鬧,各種百貨店、布店、海貨店、米店、雜貨店、館店、湯點、旅社等,應有盡有。隨著商業不斷發展,這條街也不斷延伸,伸到吊橋以下,逐步形成一條很長的街市,國民政府便命為中山路。

    解放前,我父親來城里經商,我也跟隨來城里讀書。來城的第二天,我上街玩,走遠了就不懂回家,邊哭邊找,心里很急,越急越找不到。怎么辦呢?我憑著記憶,好像是從一家海貨店進去,冷靜地回憶,小心地找,終于找到了?;氐郊依?,父親見我哭過,問其原由,我只好如是地告訴他,他笑我沒用。

    有一次,我上午放學回家時,恰巧碰到家鄉幾位婦女,她們也是頭一次逛新城,是從上河街走到中山路的,這是最熱鬧的一段。她們看呆了,怎么這么熱鬧呀?是不是遇到趕圩呀?因為在鄉下,要買賣物品,就是一大早,去大一點的鄉村趕圩的。由于是家鄉人,就熱情地給她們解釋,這段街每天都是這樣熱門的,上午下午都一樣熱鬧,總是人來人往,熙熙攘攘的;晚上還更熱鬧呢!因為人們白天忙工作,晚上才有空上街采購,或者品嘗點心,所以又形成熱鬧的夜市,不像鄉下只趕上午半天的圩。

    整個東門外,盡是商店,人流量很大。支撐繁華熱鬧的是許多碼頭和碼頭工人。那些碼頭是伸到河里的,略高出水面,小木船能??看a頭,碼頭工人上船卸貨,往往扛著七八十斤,甚至上百斤的貨物,馱上大街,馱到商店里才卸下來。碼頭工人也有行規,貨物只能由碼頭工人來搬運。有一天晚上,船才到,店家偷偷地組織店上幾個人去卸貨、馱貨。便被碼頭工人碰到,雙方打起來。碼頭工人很團結,叫來很多碼頭工人。結果商家只好認輸、認錯,又道歉,又賠錢。

    中山路最繁榮時期,還是抗日期間。因為“一灘高一丈,邵武在天上”,日本鬼子也望而生畏。當年,日本來攻打浦城時,浦城人民萬眾一心,齊心抗日,家家戶戶有力出力,沒力出錢。浦城人民抗日最先進的武器,就是石頭。他們先占領隘口,這種隘口號稱:“一夫當關,萬夫莫開”,再準備許許多多的大小石頭,又派人蹲在樹上放哨。一旦發現日本鬼子來了,就通知隘口勇夫。勇夫們看見鬼子沖上來了,如果很近,就開始滾石頭下坡,砸得鬼子哇哇大叫,死傷累累;如果開來坦克,就滾特大的石頭,把坦克砸壞掉。盡管鬼子發動多次沖鋒,都被石頭砸得遍地尸體,最后以鬼子失敗告終。

    在“天上”的邵武,也就是這樣以險據守。日本鬼子在浦城吃了大虧,接受教訓,不敢輕易來侵犯邵武。所以抗日時期,福州等地,很多人跑來邵武避難,有名的協和大學、址江大學都搬來邵武。因此,邵武人口大增。至今,福州人在邵武的很多。增加了兩所大學,賣書賣文具出名的永生堂就及時開張了。永生堂就在中山路中段,靠街的南邊。那時永生堂的生意可紅火呢,每天來買書買文具的人很多,常常擠爆了永生堂,老板賺盆滿缽滿?,F在的永生堂卻人走屋空,已破爛不堪。那時人多,吃穿住都跟著隨繁榮起來。產生了最大的商家是信元、信和,主要是賣糖果之類。經常是人們排隊來買,這兩家成了億萬元資本家?,F在信元信和的房子都被火燒掉了,成了空園子,長草長樹了。

    因為抗戰勝利后,兩所大學和其他一些部門搬走了,邵武人口也大量減少,中山路已沒了昔日的熱鬧繁榮。邵武1956年通火車,后來八一大橋建成,也就是說交通改道了,人流逐漸移到519路,貨物當然就充滿519路各店面,有名的百貨大樓在四角廳,郵電、新華書店、銀行、服裝店等,都云集519路西、中段。當你要存取錢、寄信、寄包裹、買書、買布料、買服裝,都得來這段路,這段路當然繁華熱鬧起來了。

    這樣,東門外人口大量減少,當然許多店也無法開了。尤其是吊橋以下幾乎沒什么居民,只有少量的菜農,又因菜地也減少,地都蓋了房子。所以東門外越來越衰落,變成現在的模樣……

    我是東關人,我的小房子也建在東關,盡管我已八十多歲,當然希望中山路早日實現改造,早日看到中山路重振雄風!

    (作者系我市退休教師)


    分享到:
    ?ICP備案:閩ICP備06003652號-3號 閩互聯網新聞信息服務備案[20111005]號
    ?主辦單位:中共邵武市委宣傳部 承辦單位:邵武市網絡新聞中心
    違法和不良信息舉報電話:0599-6330982 福建省新聞道德委舉報電話:0591-87275327
    投稿郵箱:swxw519@163.com 聯系電話:0599-6332066
    邵武新聞網 版權所有 未經授權,不得轉載或建立鏡像
    石河子| 巴音郭楞| 鹤岗| 商洛| 忻州| 东台| 齐齐哈尔| 伊犁| 抚州| 丽水| 日照| 义乌| 宿迁| 阿拉善盟| 新疆乌鲁木齐| 巴彦淖尔市| 菏泽| 朔州| 六盘水| 泉州| 吉林长春| 清徐| 平潭| 云南昆明| 天水| 新乡| 沭阳| 云浮| 南安| 鹤岗| 江西南昌| 三沙| 任丘| 四平| 铜川| 大兴安岭| 张家口| 德州| 白沙| 汉川| 海北| 甘南| 上饶| 宁国| 三河| 海南海口| 锡林郭勒| 七台河| 赣州| 东台| 普洱| 乌海| 海北| 安岳| 长葛| 宣城| 巴彦淖尔市| 平凉| 兴安盟| 阿里| 安阳| 济南| 齐齐哈尔| 台湾台湾| 攀枝花| 佳木斯| 三沙| 苍南| 盘锦| 东阳| 克拉玛依| 锦州| 长兴| 唐山| 宁国| 正定| 海门| 莆田| 宜昌| 简阳| 临汾| 迪庆| 吕梁| 德阳| 忻州| 牡丹江| 保亭| 郴州| 平凉| 牡丹江| 大连| 中卫| 长治| 日土| 公主岭| 濮阳| 大庆| 常州| 吉林| 清徐| 肇庆| 德阳| 汝州| 图木舒克| 安康| 海拉尔| 阳江| 广西南宁| 高雄| 乐山| 吕梁| 六安| 衢州| 昌都| 博罗| 新疆乌鲁木齐| 嘉峪关| 龙口| 德阳| 台湾台湾| 淮南| 柳州| 平潭| 荆州| 天长| 阿勒泰| 神农架| 葫芦岛| 海拉尔| 晋中| 吴忠| 锡林郭勒| 汕尾| 淮北| 黔南| 宿迁| 涿州| 大丰| 宜都| 无锡| 霍邱| 鹤岗| 来宾| 新余| 高密| 阿拉尔| 保定| 鹤壁| 漳州| 昌吉| 余姚| 清远| 梅州| 安顺| 白沙| 鄂尔多斯| 怀化| 扬州| 临猗| 百色| 基隆| 宁夏银川| 楚雄| 乐山| 洛阳| 无锡| 楚雄| 喀什| 阿拉尔| 株洲| 台湾台湾| 嘉善| 海西| 巢湖| 潜江| 宿州| 芜湖| 桂林| 保定| 吉安| 嘉兴| 林芝| 吉林| 枣庄| 宜春| 永新| 海安| 黄冈| 南安| 淮南| 汕头| 新疆乌鲁木齐| 澳门澳门| 葫芦岛| 毕节| 商洛| 临汾| 黔西南| 内蒙古呼和浩特| 平潭| 那曲| 台湾台湾| 漳州| 嘉兴| 宜春| 阿克苏| 萍乡| 青海西宁| 如东| 甘肃兰州| 百色| 宁波| 大理| 海宁| 宜昌| 百色| 固原| 庄河| 邵阳| 大同| 吉林| 楚雄| 昭通| 荆州| 海门| 赵县| 内蒙古呼和浩特| 莒县| 泗阳| 赤峰| 滁州| 黑龙江哈尔滨| 泗阳| 大理| 阿拉善盟| 琼中| 内蒙古呼和浩特| 德阳| 河南郑州| 玉环| 吕梁| 商洛| 吐鲁番| 长治| 邳州| 大兴安岭| 云南昆明| 锡林郭勒| 乐清| 塔城| 淮安| 鹤岗| 攀枝花| 嘉峪关| 五家渠| 石河子| 铜仁| 台山| 阜阳| 湖北武汉| 赤峰| 昌都| 吴忠| 江西南昌| 徐州| 渭南| 宿州| 濮阳| 庄河| 福建福州| 甘孜| 吴忠| 红河| 曹县| 鄢陵| 偃师| 改则| 广安| 泗洪| 保定| 招远| 兴化| 博罗| 昌都| 铜陵| 吕梁| 三明| 锦州| 池州| 清徐| 广西南宁| 诸城| 衡阳| 郴州| 咸阳| 梧州| 东台| 山南| 兴安盟| 三门峡|