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滾動新聞:多政策為企業“松綁” 破解企業降杠桿難題 福州7月1日起實行新規
    當前位置: 邵武新聞網>人文邵武> > 正文

    廖俊波故事(二十七)——一曲成讖

    2019-09-04 10:32:11 來源:   責任編輯:   

    □古道 若文


    2017年3月18日,南平城區。天空陰沉沉地不開臉。

    大雨時時下個不停,氣壓低沉,壓抑的使人感到有些喘不過氣來。廖俊波比平時略為多睡了好一會兒,這個星期他三天跑了四個城市,每天只睡三到四個小時,太勞累了。

    他醒過來對妻子林莉說:“今天是星期六,特意把會議安排在晚一點的時候開,這些日子里大家忙得不可開交,也都有些累了,不能把他們的弦上得太緊了?!?/p>

    廖俊波話雖這么說,自己卻依然忙了整整一天。上午8點,他在南平市區參加一個協調會;下午2點半,開會研究武夷新區綜合片區地價和武夷山國家公園有關工作;會后抽空聽取了市國土資源局的工作報告。傍晚6點左右,他在辦公室處理了一些信報文件,離開市政府回家吃飯后略作休息,等待駕駛員來車,準備趕往百余公里外的武夷新區,參加當晚8點召開的一場包含4個議題的項目建設專題會。

    廖俊波在家里一天能完整地吃了三頓飯,這對妻子林莉來說,十分的滿足,她高興得腳步都輕盈了許多,簡直太完美了。因為多少年來,丈夫難得如此。

    回憶起那天傍晚的情景,林莉的心還在隱隱作痛:“那天俊波他回到家吃完晚飯,便坐在沙發上邊聽歌曲邊等車,反復地放著那首他百聽不厭的歌曲《那一天》,俊波說這首歌不僅詞寫得好,曲也娓婉,情也真切。尤其是經降央卓瑪遼闊綿長的女中音一唱,有如天籟之音,從空中飛來,讓人聽了如癡如醉、深情迴環?!?/p>

    “那一年,磕長頭匍匐在山路,不為覲見,只為貼著你的溫暖。

    那一世,轉山轉水轉佛塔,不為來世,只為途中與你相見。

    那一瞬,我已飛,飛成仙,只為有你,喜樂平安……”

    廖俊波覺得這歌聲觸動了自己心底最柔軟的地方,進入了自己靈魂深處,發出了生命意義的呼喚,這是蒼茫天地之間最為抒情的吟唱,這歌聲表達了一種崇高的苦苦追問:我是誰?我來自于哪里?我要到哪里去?

    如同歌中所唱:自己今生今世交給了黨的事業,轉山轉水轉凡塵,不為覲見,不問來世,只為能貼著共產黨的偉大胸懷,只為蒼生百姓的幸福安康。他愿意撲下身子磕長頭,匍匐在艱辛的山路上。共產黨就是他心中的“佛”,人民老百姓就是他心中的“佛”……

    廖俊波在繚繞的余音中不知不覺睡著了,林莉在廚房里洗碗時與他大聲說話,也不見應答。待出來時一看:只見丈夫彎腰弓背,身體縮成了一團,腦袋則深深地埋在兩腿的膝蓋之間……

    林莉見了,不由心頭一緊,鼻子一酸,眼淚幾乎要奪眶而出。她和廖俊波結婚生活二十多年來,從來沒見過丈夫這種睡覺姿勢,有點可憐得讓人心疼。林莉嘆了一聲,輕輕地給他蓋上一條長毛巾。

    半睡中的廖俊波被驚醒,抬頭睜眼看著妻子,神情有些朦朦朧朧地問:“我什么時候睡著了?”

    “那還不是,一定是太累了吧?”林莉嗔怨地言道,同時她驚訝地發現,丈夫的眼角似乎掛著一滴晶瑩剔透的淚珠。

    向來在妻子面前總是一副精力充沛的廖俊波,不好意思地笑著撓了撓頭,竟有些難為情地道:“老婆,今天真有些累了?!闭f著又有些自嘲地言道:“看來真是年紀大了,精力不如以前了啰?!?/p>

    林莉拿手中的毛巾替他擦了擦眼睛,定定地看著他,一直覺得自己還很年輕,不服氣年齡的增長,不服氣眼角爬上了皺紋的丈夫,臉上已長了兩塊老年斑,手上則更多。她看了心里難過,老公這兩年真是老了許多,才四十八歲的人??!不由心疼地安慰說:“才多少歲的人,說這話?要不就把會給推一推,明天再開好嗎?”

    廖俊波搖頭道:“那可不行!會議已經安排了,就不能輕易更改?!?/p>

    林莉又何嘗不知廖俊波的秉性,他是不可能會更改會議的。于是又輕嘆了一聲,不再說什么。

    待車來后,丈夫出門時,林莉叮囑道:“俊波,雨下的這么大,你讓司機開慢一點?!?/p>

    “哎!放心吧老婆?!币廊皇峭5哪?,廖俊波回頭對妻子深情地笑了笑,隨手輕輕地帶上房門。

    華燈初上,夜色迷蒙,廖俊波從車窗向外望去,有“小重慶”之稱的南平在雨中霓虹閃爍,流光溢彩,盡顯山城的夜景美色。三月的雨,已經帶來了春的氣息。此時,人們或在酒家與好友相聚,或在家中品茶聊天看電視,盡情地享受著周末的閑情逸致。

    廖俊波盡情想象著這人間眾人的快樂,笑容浮現于臉上,但愿天下人快樂。他心里在想:不幾年后,武夷新區的建成,將帶給南平人帶來更舒適、更廣闊的幸??臻g……

    雨漸漸地下大了,從南平市區出發沒多久,小車便急駛在滂沱大雨之中,車輪激起水花四濺,雨刮器上下左右飛快地猛刷,也止不住車窗上的雨水流淌,前方的視野隨著雨刷的搖擺時而清晰,時而模糊。

    快進入高速公路的時候,廖俊波撥通了武夷新區管委會主任的電話:“路上下大雨了,估計會晚一點到,請大家準備8點半開會?!闭f完,他就靠在座椅上閉目小憩。有十幾年了,坐車對廖俊波而言,是補充睡眠不足,恢復身體能量的好地方。跟了他十多年的駕駛員林軍最為了解,按廖俊波往常的習慣,總是坐在副駕駛座上,然后扣上安全帶、打斜座椅、瞇盹兒。然而,他今天卻是坐在了后排的位子上……

    (待續)


    分享到:
    ?ICP備案:閩ICP備06003652號-3號 閩互聯網新聞信息服務備案[20111005]號
    ?主辦單位:中共邵武市委宣傳部 承辦單位:邵武市網絡新聞中心
    違法和不良信息舉報電話:0599-6330982 福建省新聞道德委舉報電話:0591-87275327
    投稿郵箱:swxw519@163.com 聯系電話:0599-6332066
    邵武新聞網 版權所有 未經授權,不得轉載或建立鏡像
    定西| 海西| 余姚| 石嘴山| 安徽合肥| 遂宁| 蓬莱| 琼中| 阳江| 台北| 东台| 宿迁| 阜新| 贵港| 娄底| 固原| 涿州| 迁安市| 辽阳| 武安| 浙江杭州| 九江| 金昌| 日喀则| 喀什| 安康| 淮北| 东台| 怒江| 黄山| 鹰潭| 镇江| 韶关| 临夏| 基隆| 遵义| 博罗| 克孜勒苏| 昆山| 达州| 永康| 迁安市| 惠东| 梅州| 昌吉| 陕西西安| 海南| 鸡西| 姜堰| 包头| 毕节| 攀枝花| 桐城| 高密| 淮安| 邯郸| 泰州| 邢台| 茂名| 五指山| 济宁| 白山| 威海| 河源| 宁德| 鹤壁| 防城港| 郴州| 昆山| 岳阳| 洛阳| 玉环| 抚州| 上饶| 天水| 广汉| 大兴安岭| 佛山| 中卫| 眉山| 博尔塔拉| 汕头| 济源| 景德镇| 龙口| 海南海口| 菏泽| 神木| 丹阳| 邢台| 盐城| 新疆乌鲁木齐| 仙桃| 泗阳| 昌吉| 楚雄| 潮州| 萍乡| 运城| 宁波| 乳山| 新乡| 黔西南| 马鞍山| 来宾| 甘南| 鹤岗| 克拉玛依| 徐州| 锦州| 铜川| 澳门澳门| 保定| 齐齐哈尔| 昌吉| 沧州| 清远| 包头| 四平| 馆陶| 新沂| 宝鸡| 厦门| 贵州贵阳| 文山| 周口| 灌云| 嘉兴| 白沙| 白城| 克孜勒苏| 荆门| 嘉善| 营口| 襄阳| 深圳| 汉川| 兴安盟| 瓦房店| 六盘水| 梧州| 涿州| 贵港| 日喀则| 蚌埠| 阳江| 单县| 文昌| 淮南| 葫芦岛| 铜川| 威海| 辽源| 玉环| 德宏| 上饶| 宜春| 内江| 丽江| 咸宁| 定西| 莆田| 芜湖| 乳山| 邳州| 岳阳| 资阳| 垦利| 武安| 云浮| 通化| 宝鸡| 怒江| 芜湖| 宝鸡| 防城港| 安吉| 嘉善| 温岭| 神农架| 嘉峪关| 湘潭| 湖南长沙| 海拉尔| 张掖| 白沙| 黄冈| 朝阳| 乐山| 石河子| 保亭| 单县| 吉林长春| 辽源| 海宁| 邹平| 黔南| 乌兰察布| 廊坊| 平潭| 南通| 大庆| 项城| 桐城| 怀化| 涿州| 荆州| 贵州贵阳| 娄底| 盘锦| 白山| 宁国| 阿克苏| 烟台| 丹东| 朔州| 德州| 香港香港| 巴彦淖尔市| 那曲| 库尔勒| 潜江| 潍坊| 松原| 偃师| 长垣| 本溪| 莆田| 徐州| 公主岭| 贺州| 阿拉尔| 新沂| 日土| 淮安| 遵义| 改则| 黔东南| 泰兴| 六安| 屯昌| 枣阳| 和田| 滕州| 荣成| 乐山| 山西太原| 广元| 义乌| 渭南| 邳州| 七台河| 淮南| 福建福州| 儋州| 慈溪| 诸暨| 濮阳| 莱州| 孝感| 大丰| 咸宁| 灌云| 台北| 柳州| 铜川| 渭南| 天长| 舟山| 任丘| 南京| 库尔勒| 台南| 台北| 如东| 琼海| 喀什| 永康| 连云港| 承德| 阿拉善盟| 五指山| 阿拉善盟| 黄山| 广元| 台湾台湾| 新余| 如东| 临沂| 广元| 自贡| 四平| 抚州| 广饶| 雄安新区| 基隆| 阿拉尔| 泰兴| 黄南| 靖江|